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娇鸾令 > 第二百九十一章怎么是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一章怎么是他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心怀不满

    这便无怪曹?#24066;?#20250;说有古怪此事连崔长陵听来都眉头紧锁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好端端的一个人去了一趟京郊庄子回?#24605;一?#36855;不醒可大夫把脉都说无恙偏又一夜无事发生至于第二日一早一口气没提上来就死了

    你既扣了大夫在府上早上二郎君发作起来时也没叫把脉看一看吗崔长陵清冷着一把嗓子开口问

    曹?#24066;?#21757;咽着回下官真是不知怎么说拢共也就半?#20849;?#30340;工夫突然?#22836;?#20102;狂一样跟着就口吐白沫等不及叫大夫开方子下药就已经人就已经

    他说着红了眼眶想是小儿子的死状过于惨烈实在叫这位年逾四旬的中郎将有些受不住

    崔长陵见他眼里有泪也无心责怪只是听见了他话中?#22797;?#20108;郎君死前口吐白沫他一面问一面转脸去看曹祁斌曹大人说等不及开方子下药那就是把过脉了

    曹祁斌说是又觉?#20040;?#38271;陵果然心细的很但也又是一处古怪把了脉他们还是说查不出因何发病人都那样子了张口说什么在外受了惊吓脉象平稳的很

    死的毕竟是他亲弟弟说到这儿曹祁斌也不免有些咬牙切齿起来都是些糊涂庸医脉象平稳的人怎么可能那样口吐白沫须臾而已人就咽了气了

    是了这可真是奇哉怪也闻所未闻了

    可是几位大夫请脉要说一两个是糊涂庸医总不见得这建康城中的大夫都是误人的庸医吧

    按照目下情形来看曹?#24066;?#23545;他这个小儿子是极中意一时栽倒不省人事他要请大夫必是建康城中的名医来饶是如此都无人查出曹祁瑞究竟是为什么会至于此

    崔长陵点?#35828;?#25206;手跟着二郎君一同往庄子去的小厮现在何处

    曹?#24066;?#21162;力的平复情绪拿袖口抹了一把泪说是就在府上着人看管了起来

    曹大人你京郊庄子上个月账目出的问题为什么昨日才叫二郎君前去查看

    王羡听了他?#25910;?#20010;有些惊诧侧目看过去

    这怎么东一句西一句的呢

    前头问了跟着服侍的小厮在哪里她还以为这就要叫把人带上来问一问曹祁瑞在庄子上都见过些什么人吃过些什么东西呢

    可是怎么话锋一转又问起了那?#25910;ˣ?br />
    而曹?#24066;?#26174;然与她所想差不多略?#35835;?#19968;下才回他那?#25910;?#26159;上个月底就出了问题的但是管事儿的告?#24605;٣?#25152;以才一?#26174;?#25302;这拖了大半个?#25314;?#20182;病好了回了庄子上下官昨?#31449;?#21483;二郎走了一趟

    崔长陵嘴角几不可见的扬了扬这位管事的想是曹府的家生奴大约是曹大人从巨野一路带到建康来的

    曹?#24066;?#36825;回回的很快直说不是

    崔长陵却立时变了脸既不是家生奴曹大人对底下的奴才倒是很宽纵啊他管的账出了错账没交代清因病告假一去大半个?#25314;?#26361;大人就不管不问

    也许是崔长陵气势太强也许是这天太燥热曹?#24066;?#21518;背都快要浸湿了

    曹祁斌在旁边儿插了嘴替他阿耶回了这话?#20843;?#19981;是家生奴但赵介是弟?#20040;?#23064;家带来的人是她乳母的郎主跟着服侍了这么些年二郎才叫把他放到庄子上去管账的所以他因病告假我们也没什么好揪住了不放的横竖他?#25165;?#19981;了

    曹祁瑞正妻的娘家人

    崔长陵沉默下来好半天都没再多问什么直到他站起身迈开步子往外走都没人知道他心里到底过了什么念想

    王羡是紧跟着他出门的曹家父子也坐不住况且曹?#24066;?#35273;着这压根儿什么也没问连曹祁瑞的房间都没去看一看这就要走了

    却不料崔长陵刚一踏出房门就又站定住略一回身看他父子二人?#25300;已?#19979;来只是想问一?#25910;?#37324;头的内情至于审?#25163;?#20107;过后自会有廷尉府的衙役来传二郎君身边的小厮还?#24515;?#20010;赵介曹大人不必送了

    

    王羡跟着崔长陵走出去好远可是抬头看他脸色还是不好她心里觉得不大舒坦夫子是曹大人说错了什么话吗?#30475;?#26361;家出来你脸色一直都很难看

    崔长陵低头看她不是曹?#24066;?#35828;错了话只是你不觉得吗?#31354;?#20171;于曹家而言只是个外人凭何叫他管着庄子上的?#22235;أ?br />
    也许也许曹二郎君同夫人感情好看曹大人的样子曹二郎君生前应该很受宠爱枕边风吹一吹不是正常的吗

    崔长陵脸上却仍旧没有笑意那曹祁斌呢

    啊王羡不明就里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崔长陵不说话了直勾勾的盯着她许久才开了口再想想

    再想想

    王羡小脑袋一垂倒也不埋怨他故弄玄虚大概这算是历练她于是便十分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曹?#24066;?#26159;真正的悲怆以至于规矩出了错好?#22797;?#35828;话也失言甚至于在崔长陵面前哽咽红了眼差点儿回不了话这份悲伤是打从心里流露出来的做不?#24605;١?br />
    可是曹祁斌呢

    王羡猛地抬起头来曹家大郎君好像对亲弟弟的死不悲不喜啊他他太平静了些甚至在曹大人失仪没法子回话的时候他还能接上来

    她一面说一面反手摸了摸?#20146;Ѻ?#32780;且夫子叫?#20197;?#24819;想无外乎赵介此人管着庄子的账有问题那也就是说曹大郎君该对此很不满意是吗

    崔长陵眼底闪过欣慰抬手又揉她脑袋曹祁斌是嫡长是巨野曹氏的宗子将来曹家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的可他们家在京郊的庄子如今却交给了个外人这个外人又跟曹祁瑞是那样一层关系你觉着他能满意吗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能

    当然是不能的

    再如何偏宠幼子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叫曹祁斌面子往哪里放且这个曹二郎君也未免太不知事按曹?#24066;?#20182;们所言赵介原本就是曹祁瑞举荐到庄子上去管账的

    王羡挠了挠后脑勺夫子是想说曹家大郎君有杀人动机

    崔长陵说也可以这样说但转了话锋又与她讲你都能轻易想得出来曹祁斌能有这么糊涂

    她说也是可又有些不大明白了那夫子说这个是想说什么曹家有问题其实曹二郎君死的蹊跷可我总觉得少不得是曹家人?#32422;?#24178;出来的事儿毕竟外人哪有这么轻?#23383;?#36947;他行踪又如何知道他们家庄子上的账目出了问题的呢

    是不是曹家人?#32422;?#24178;的暂且不下这个定论只是有一点你也说了曹祁瑞举荐赵介此举会引起他阿兄的不满据我所知曹祁瑞并不是个名声在外的纨绔反倒是个与人为善的主儿怎么会这么没分寸去给他阿兄难堪

    崔长陵带着她走的很慢像是在刻意的压着脚步

    他说话时的语气也是轻缓柔和的正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叫人觉?#27809;?#36523;舒坦

    那头王羡还在苦思冥想他又接上前头的话添?#24605;?#21477;你知不知道曹祁瑞的一子一女都是他妾室所生

    王羡吃惊心说人家家里的事情我如何得知与此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

    谁家也没有?#39286;?#22974;的道理曹祁瑞的正妻进了门巨野曹家又不是没名没姓的人家总归要脸面也没可能正妻刚进门立马就抬了妾少说得有个一年半载才能纳妾收房

    可怎么到如今曹祁瑞膝下一子一女都是这个妾生的正?#36820;?#22971;反倒膝下无子

    他宠妾灭妻

    崔长陵知道王家的几位郎君没?#24515;?#22974;收房的?#24418;?#26159;以对她晓得这样的词感到意外噙着笑的一双眼眸灿如星辰盯着她看?#36855;?#20037;笑意便越发浓你?#24618;?#36947;这个话呢

    王羡也是打从戏文上看来的那些外人眼中不入流的书她没少偷着看所以崔长陵一时莫名提起曹祁瑞的子嗣问题她就想到了宠妾灭妻这档子事儿

    只是叫他打趣她面上又有了不好意思

    崔长陵打趣完一两句也不逼得她太紧清了把嗓子估摸着谈不上要真是宠妾灭妻他也不会在曹?#24066;?#38754;前举荐赵介去管庄子的账但你说他要是在内宅中偏宠妾室曹?#24066;?#22827;妇两个对孩子闺房中事又管不着这样子提拔赵介一个外人算不算是补偿曹李氏呢

    她乍然听闻曹李氏猛地想起一户人家抬头看崔长陵时眼中亮了亮曹二郎君的正妻是陇西李氏的娘子吗

    他点头说是要说起来还算是曹家高攀了

    当然算高攀了

    可到头来出身李家的正妻无一子半女反倒叫个晚进门的妾生下一儿一女来岂不是把她陇西李氏的脸面都丢尽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曹?#24066;?#19968;则偏宠小儿子二则为给陇西李家面上好看些放了赵介到庄子上去管事儿也就说得通了

    她脸上写着豁然开朗四个字崔长陵便知?#21862;?#24517;再多做提点?#22969;?#30333;的道理她明白的差不多了

    于是他扬手又揉了她一把回廷尉府看看许渡验看尸体有什么发?#32622;?#26377;等入了夜我们再夜访曹家

    夜访曹家她却一点不惊讶反倒充满?#24605;?#21160;看看这位李夫人?#24418;?#26159;否怪诞

    数你机灵他面露宠溺却不多说横竖入了夜访过曹家便可见分晓

    

    而崔长陵领着王羡回到廷尉府的头一件事便是吩咐了下去叫到曹家主宅和京郊庄子分别却传曹祁瑞的小厮与赵介到府衙来可又特意交代了一番拿了人不升堂不问话先丢到大牢里头晾着只是不要怠慢了若然有人来探视也一概都许见不过来的是什么人什么时?#37066;?#30340;见了多久面都要一一回禀上来

    王羡跟在他身后听他一一?#25165;?#19979;去等他话音落了她才扬声问夫子是等李夫人派人来看赵介

    崔长陵一?#22810;?#30528;笑不说话四下里扫了一圈儿压根儿就不见陈荃身影你瞧外头的差事还没办完领着你回了府衙里还得同这些人勾心?#26041;ǡ?br />
    他这么说王羡小脸上的跃跃欲试就黯淡下去大人大概陪着许渡在验尸吧

    崔长陵心知肚明陈荃那样的脾气根本不可能老老实实的陪着许渡去验尸这会儿得知他回了府衙却不露面还不是心里不服气敢怒不敢言这是吊脸子呢

    ?#30333;]?#25105;领你去

    他本来想说我领你去找陈荃但话没说完呢许渡背着手慢悠悠的?#29992;?#21475;迈步进来

    崔长陵一见他来话音收住几不可见的拢了回眉心你怎么过来了陈荃呢

    许渡同他拜过礼说话仍旧是慢吞吞的就是话说的实在不好听这份差事当年是令君高看我叫?#21307;?#20102;廷尉府的我也不知道是我这些年干得不好还是怎么得罪了陈大人令君今儿个来大人无凭无据要说是我去尚书台请来的令君拿不住我就恼羞成怒的甩脸子

    他站的不算近进了门就没再怎么挪动是以如今又遥遥拜礼令君在时尚许人与我一同验看尸身准我的规矩如今陈大人说了这规矩往后得改了令君纵着我他却不惯着我这个臭毛病令君死者为大我要验看尸身好些时候少不得开膛破肚本来就很不尊重难道叫?#20197;?#19982;你们细说人家如何惨死我心中存有?#27425;P?#34429;?#24050;?#30475;却绝不敢开口再与外人?#30149;?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