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台城遗梦 > 第八百一十章 撤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一十章 撤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隆公公替皇上请诸位大人起身后,诸位大人便开始交头接耳,他们小声低估了不多时?#21046;?#21047;刷的将目光投向跪在最前面的章鸣岳,然后再看向躺在龙塌上的皇上。

    皇上赐过宝剑以后又重新躺回龙塌中,看上去安详无比。没人知道盯着天花板时的皇上在想些什么,但所有人都清楚皇上动手的时候在干什么,所以当皇上抽了兰千阵乌纱冒的时候,章鸣岳亲?#29503;?#38754;?#30331;?#27835;罪,那么现在皇上当中赏赐兰子义代表了什么意思,大家自然也明白。

    众臣看着章鸣岳,向?#20154;?#36215;身后跟着一起起来,但章鸣?#21862;?#27809;有起身的意思,他还是像根钉子一样钉在地上。皇上已经当众表态,众臣没有继续跪下去的理由,章鸣岳不起他们也得起来,最后李澄海打破了尴尬,不顾章鸣岳跪地自己率先起身,众臣见李中?#20040;繁?#20063;陆陆续续跟着起来。

    台?#19979;?#20844;公笑看众臣,点头甚是欣慰,就在此时一直跪地的章鸣岳突然叩头,他高声唱到

    “起兵圣上,?#21152;惺乱?#22863;!”

    章鸣岳一说奏事,兰家父子的心立马便被他给攥了起来,父子两人已经重新入列,闻言齐齐的掉头看去。站在台上的鱼公公听说章鸣岳奏事,表情再次变得狰狞,他也如兰家父子一般看向章鸣岳。不过不同于只缘身在山中的兰家父子,鱼公公站得高,看的全,他发现众臣听闻章鸣岳奏事脸都写满了迷茫,还有不少人在交头接耳。如此看来章鸣?#28010;?#35831;并非事前众大臣集体凑出来的注意,弄清了这一点鱼公公便松了一口气,只来章鸣岳一人多少还是容易处理的。

    章鸣岳的举动像是一颗石子一般,打乱了刚?#31449;?#19979;来的水面,殿中众人被乱纹波及,自然随波而动,又因众人各自轻重不同,自然而然的便有不同的脸色挂到脸上。唯有躺在床上的皇上和站在皇上脚下的隆公公两人不为所动。隆公公从皇上情绪平稳之后便换上了一贯的笃定笑容,听到章鸣岳请示他欠了欠身子,似要作揖,?#27425;?#25329;手,?#30343;?#24576;抱拂尘笑道

    “首辅大人有何?#20081;?#22863;?若还是代公的事那便算了。”

    章鸣岳叩?#23383;?#21518;直起身来道

    ?#23433;皇?#38054;差之事,但?#20174;?#20195;公有关。”

    隆公公笑问道

    “若是如此那还请首辅大人讲个清楚。”

    章鸣岳拱手对着龙塌上的皇上说道

    “天不佑我大正,降灾于社稷,?#38405;?#21021;以来,北旱南涝,普天之下无?#30343;?#28798;,据各地上报所奏,今年全国春粮铁定颗粒无收,夏粮只有京畿与岭南、羌东少数?#22797;?#26377;粮可收,虽然冬粮还?#24202;?#31181;,但收获冬粮也得等到来?#28023;?#36828;水不解近渴,而且冬粮收成一向不多,今年南北遭灾,民间不知有无种子留下,冬粮乃至明年春耕都不知有没有着落。”

    隆公公问道

    “朝廷?#30343;?#24050;经商议开仓放粮了么?难?#28010;?#22826;仓?#25512;?#22478;仓的粮食不够用了?”

    章鸣岳放下手看了一眼隆公公,然后对这皇上继续说道

    “?#22797;?#34429;足,是解百姓之危,颗粒无收则使国家受困,国库本就空虚,开仓放粮又是赔钱

    之事,时?#20004;?#26085;朝廷实在是无以为继。“

    章鸣岳一哭穷,兰家父子便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台?#19979; ?#40060;二人也听出了章鸣岳的意思,于是隆公公便开口把话挑明道

    “首辅大人的意思是要裁撤北镇?”

    兰家父子听到?#23433;?#25764;”二字不约而同的看向隆公公,然后又看向章鸣岳,只听章鸣岳道

    “正是。朝廷节衣缩食二十余载供给北镇,就是为了剿灭诺诺,现今诺诺已亡,北境安宁,自然应当裁撤北镇。北镇将士计数不下二十万,算上随军家属人口在百万上下,若能削减北镇朝廷每年节省银两能有数千万。“

    站在章鸣岳身后的众臣虽未开口附和,但听闻此言却都点头称是。不过朝中并非只有诸大人,站在皇上旁边的鱼公公便抗言道

    “章首辅,代公征讨诺诺一战寒冬出兵,远渡漠北,那是何等的一番苦?#21073;?#22810;少将士因此埋骨荒漠,不得入关,又有多少将士?#30343;?#20260;?#29616;?#22312;家不得劳作。今天这才什么月份?不过才半年功夫首辅大人便要卸磨杀驴,将士们听到这话该有多么寒心?难道为我大正抛头颅洒热血之后换来的只有兔死?#25918;?#19968;个下场。“

    章鸣岳抬头看着鱼公公道

    “兰家一门异姓为公,孺子封侯,已经是大正开国以来空前绝后的荣誉,朝廷给兰家的赏赐以亿万数,此等厚恩哪里来的卸磨杀驴?将士们戍守北边数十年,一生年华交予荒漠,难道剿贼之后不应返乡颐养天年吗?“

    兰千阵闻言跨前一步抱拳道

    “首辅大人有所不知,我本阵不同他出,我处兵丁本是当年皇朝初建时南下归顺的部落,并非中土征兆戍边的离人,我等将士世?#26469;?#20195;……“

    兰子义听着兰千阵话头不对,赶忙插话道

    “家父的意思是说北镇兵马无论是当年归?#23576;?#37096;还是后来补充的中土新兵都已经在北镇安了家,没?#23567;?#25101;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的凄惨像。“

    但兰千阵话已出口,众臣听?#20204;?#26970;,杨脂便出面说道

    “卫侯这番插话好没礼数!代公说?#20204;?#26970;,北镇将士世?#26469;?#20195;戍边,世?#26469;?#20195;戍边而代公祖上又数代为将,而今?#30343;?#25552;议裁撤北镇,代公便推三阻四,难道是想?#24403;?#33258;重?“

    兰千阵闻言还想抗辩,却被兰子义拉住,兰子义小声对他父亲说道

    “父亲,你入京城,削藩是情理中的事情,此事不可争!“

    兰千阵闻言回头狠狠瞪了兰子义一眼,但他?#32622;皇?#20040;好办法,心虽不敢?#20179;?#33021;先退下。而台?#19979;?#20844;公则发话道

    “章首辅裁撤北镇乃是节流,看上去每年能节约不少银子,可让将士们?#37117;?#24402;田需要的遣散费从哪里来?“

    章鸣岳道

    ?#30333;?#26377;曹进宝处供应。“

    隆公公又问

    ?#23433;?#36827;宝银两再多也不可能点石?#23665;穡?#20182;不可能?#24515;?#20040;多银子供给朝廷开销,撤藩又是大钱,曹进宝从哪里去弄银子?“

    章鸣岳道

    “我和刘中堂与曹进宝谈过,他的确?#24515;?#21147;弄到银子来。“

    隆公公问道

    “我听说曹进宝借朝廷银子?#30343;?#30333;借,他要收利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排球比分网
广东时时彩开奖公告 湖北快三投注 2O18二肖中特 玻利维亚与乌拉圭历史 湖北快3几点开始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 浙江十一选五怎么中奖号码 中国竞彩网胜分差计算器 七乐彩走势图幸运 河北快三走势图出来 江西多乐彩11选5 河北快3客户端下载 微信七星彩中奖图片大全 东城西就8码免费公开 河北时时彩11选五预测